一带一路:中国的伟大愿景

丝绸之路——曾连接亚洲、欧洲和非洲的贸易路线,经历数世纪的兴盛,成为这些地区之间货物、创新、科技以及宗教和哲学的思想交流的途径。在21世纪的今天,这条历史路线应重振活力。

 

 

代替骆驼的是互联互通的数据公路、协调发展而畅通无阻的货物流通系统、以绿色能源驱动的高速列车,所有参与国家的利益都得到充分协调,并在自由和共赢的前提下共建这个伟大愿景——这是中国政府在2015年3月发布 “一带一路” 行动计划的理论。

什么是“一带一路”?

全方位的“一带一路”倡议出台时,正值中国经济出现“新常态”之际。鉴于各种因素,中国经济发展模式转变,增长率放缓至5-7%,重点由量转为质。因此必须做出结构性改变:着重内部消费;促进创新,以提高生产效率以及提升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更优质均衡的增长,令地域和社会阶层之间平衡发展,而且减低对自然环境的负面影响。

 

 

结合鼓励中国企业国际化的 “走出去” 战略,中国政府也促进企业在沿线上的合作,并借此实现中国基金、专业技术人才和相应的权势影响全球化。

 

因此,新丝绸之路的概念不仅包括中国本国西部省份的发展,而远远超出国界,形成一个巨大的海陆网络,涵盖了65个国家、全球国民生产总值的55%、世界人口的70%以及已知能源蕴藏量的75%。 

 

六个经济走廊连接亚洲、欧洲和非洲
六个经济走廊连接亚洲、欧洲和非洲

 

 

 

 “一带一路” 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简称,其五条路线和六个经济走廊贯穿亚洲、欧洲和非洲大陆。“丝绸之路经济带” 令中国与以下国家地区连接:

(1) 欧洲途经中亚和俄罗斯

(2) 中东途经中亚 

(3) 南亚以及东南亚、印度洋

 

“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则通往:

(4) 欧洲途经南中国海和印度洋

(5) 南太平洋途经南中国海

 

中国政府已制定全面的 “行动计划”,确定中国会在现有国际系统框架中运作,遵守联合国以及其他多边合作伙伴的标准规范。

 

此平台促进区域间的合作,具包容性,务求所有参与国家互利共赢,而并非如美国倡导的贸易协定TPP和TTIP,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边缘化。

 

“一带一路”  融合了具有中国言论特色的哲学和经济元素,是一项复杂的愿景。

 

“一带一路” 战略其中一个基本原则就是启发对国际形势秩序的新思路。因此,就如西方媒体经常强调,该倡议绝对具有地缘政治指导思想。这是一个包容性的全球调控系统之理念,令处于不同发展阶段的国家和地区加入,比以往更好地平等合作。

 

在经济角度来看,倡议建立的目的是为了促进生产要素有序自由流通以及资源的有效配置。此外,倡议也会加强市场整合,并建立区域间合作框架,为所有参与伙伴带来利益。

政府在“一带一路”行动计划中的主要工作内容为: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以及民心相通。

 

政策沟通具体是指,一带一路沿线各国可以就经济发展战略和对策进行充分交流对接,共同制定推进区域合作的规划和措施,协商解决合作中的问题,共同为务实合作及大型项目实施提供政策支持。

设施联通为 “一带一路”建设的优先领域。消除交通主干线上的障碍和瓶颈,推动更新港口基础设施,畅通陆水联运通道。加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合作,例如铁路、公路、航空交通、海港、电信、石油和天然气管道。该等新建基础设施网络应将亚洲大范围连接,并贯通欧洲和非洲。

 

为了促使贸易畅通,宜采取措施,消除投资和贸易壁垒,削减成本以及促进区域经济一体化。中国预计与大约60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签署自由贸易协定,至今已签订12个,另外8个在进行谈判。

 

资金融通方面,加强协调货币政策措施,以简化各国本币互换、结算,深化多边和双边金融合作,建立区域发展金融机构,以及加强金融风险监管合作。

 

“一带一路” 宏图伟略须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0周年之际(即2049年)全面实施,为了确保计划资金到位,已成立多个金融机构:

机构

资本

亿美元

成立于 首批项目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

1000

 

2015.12

 

2016年9个项目共值17亿美元

 

新开发银行

 

1000

 

2015.07

2016.4:为巴西、中国、印度和南非2370兆瓦可再生能源项目提供8.11亿美元贷款

丝路基金

 

 

 

 

400

 

 

 

 

2014.12

 

 

 

 

2015.4:为中巴经济走廊之巴基斯坦卡洛特以及其他 区内水电工程提供16.5亿美元资金

2015.6:参与中石化收购倍耐力

2015.9:购买俄罗斯诺瓦泰克天然气项目Yamal LNG之9.9%

世界银行:188个成员国,1944年成立,2530亿美元资本

国际货币基金:189个成员国,1945年成立,2016年第一季调整份额后资本6590亿美元(之前3290亿美元)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 (亚投行AIIB)

具有1000亿美元资本的亚投行之成立,可补充现有多边发展银行,并着重解决亚洲基础设施的需求:能源、运输、交通、电信、农村基建、农业发展、供水、污水处理、环境保护、城市发展和物流。

 

2015年底,所有57个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包括奥地利)签署协定(美国和日本暂时不加入)。2016年初理事会举行成立大会,银行正式宣布开张营运。

 

2016年投资额高达17亿美元,投资9个项目,包括能源、运输和减贫,分别位于孟加拉、印度尼西亚、缅甸、阿曼、巴基斯坦和塔吉克斯坦。2017年投资额将达30-50亿美元,随后一年达到100亿美元。

丝路基金

总规模为400亿美元的丝路基金设立于2014年,旨在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资金支持。投资对象主要是基础设施、资源开发、产业合作和金融合作。基金创始成员为中国外汇储备、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中国进出口银行以及国家开发银行。丝路基金已于2015年参与投资项目,例如总值16.5亿美元的巴基斯坦卡洛特水电站。基金还参与中石化收购倍耐力以及购买俄罗斯诺瓦泰克天然气项目Yamal LNG之9.9%。

 

新开发银行(原称金砖国家开发银行,非专注“一带一路”投资)法定资本为1000亿美元,于2015年成立。2016年已经为巴西、中国、印度和南非2370兆瓦可再生能源项目提供8.11亿美元贷款。

 

中国进出口银行是振兴这条古代商路的另一股积极驱动力。据估计,该银行仅在2015年内便为一带一路沿线49个国家的超过1000个基建和工业园区项目提供资金支持,投入800亿美元。

 

2016年中国工商银行成立中国—中东欧基金,资本规模100亿欧元。该基金重点支持中东欧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高新技术制造、大众消费等行业的投资合作机会。如果项目与中国-中东欧合作相关,未来涵盖的范围可能扩大到欧洲其他地区甚至欧洲以外。

 

据估计,与 “一带一路” 相关的项目投入资金已达2500亿美元,包括已完成项目和刚起步或签署的项目。

 

“一带一路” 第五个工作重点是 “民心相通”。促进文化交流、加强互动往来,以深化相互了解。活动包括学生交换、健康领域交流、减贫运动等等。

奥地利可以担当什么角色?

随着2015年中奥地利加入支持 “一带一路” 的重要金融机构——亚投行,该倡议所带来的机遇理应显而易见。

 

首先需了解基础设施建设中蕴藏的多元化商机。至2030年 ,“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估计会在基建领域投入约90万亿美元。这意味着许多电厂、高铁网络、管道和电缆系统、建筑机械、技术设备、工程服务以及各行各业的专业人才和咨询服务。

 

中国在所有新发展战略中皆高度重视绿色环保技术,这也体现在新丝路的基本原则。而在环保技术领域内,奥地利企业的参与机会众多。如何在可持续经济的基础上提高中国内陆区域以及其他新兴市场人民的生活水平,仍然是未来数年的一大挑战,同时蕴藏着无限商机。

 

奥地利亦可利用传统上与中东欧国家的密切关系,在区内担当协调者的角色,这对中国来说也意义重大。此外,奥地利应争取成为中国公司在中欧建立总部的理想地点,首先必须优化签证核准程序以及支持初创措施。

 

通过创造性思维,加上从基建政策方面对丝绸之路所蕴藏潜力的评估(最好是在泛欧层面上),便可激励我们创新和投资动力,无论是在实体还是数字领域里,例如欧洲内部货运系统和智能物流等等。

 

除了经济层面,由于奥地利中立国地位以及传统上与东西方国家维持良好的外交关系,我们在目前全球地缘政治多极化模式下,极其适合担当支持与实现 “一带一路” 愿景相关的外交使命之功能。

 

而举世闻名的奥地利文化技能更有助于开展跨文化交流,促进相互了解。

反思

重新振兴古代丝绸之路和海路的理念、愿景和发展途径,令中国的 “一带一路” 战略发展成为21世纪最振奋人心、最具变革性的全球经济倡议,往往甚至被称为 “全球商业环境再造工程”。

 

然而,在这热火朝天的形势下,更不容忽略背后巨大的挑战。

 

新丝路沿线的国家多种多样,其政治经济特性也各有所异,因此也隐藏着众多的风险,例如进入新市场时的基本法律和金融挑战,或者是政治和社会动荡,甚至是区域冲突。

 

此外,中国的行动并不是到处受到友好的回应。最近在斯里兰卡一个有中国资金参与的工业园开张时,便遭到当地居民的抗议。类似事件也在孟加拉发生,村民上街游行反对中国投资的电厂。

 

“一带一路” 倡议尽管面临各种风险和不确定因素,然而它却仍然会成为全球经济增长强而有力的火车头,并为促进危机和冲突地区的稳定创造基础。

作者

艾芳妮 Mag. Veronika Ettinger为奥中商业协会秘书长,任职于北欧化工 (Borealis AG) 维也纳公司,负责商业卓越和亚洲发展。她曾在维也纳、杭州和吉林的大学修读汉学,并在广州和成都的Wienerberger/Pipelife公司担任多年管理职位。在北欧化工,她曾在瑞典和奥地利任职市场营销、创新、供应链和营运管理等多个岗位。

 

(本文发表于2017年奥中商业协会年报。完整年报请在此下载